鸭屁屁是世界的瑰宝!!
↑山girl

OS>SO

假的画手+傻的写手

立志每月增加os的tag

很高兴认识你

【OS】夏天的时候


———无聊清水产物———

 

 

 

 

 

 

 

 

 

 

 

 

夏天的时候,大野智经常到湖边钓鱼。

 

为什么不是去海边呢?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大概是在另一个平行世界里,他钓完了这个世界份的海鱼。

 

 

 

 

大野智活动了一下胳膊,甩杆把鱼线放了下去。天气很好,光线也足,隐隐约约能看见湖面下的一点点游动。

 

 

今天的鱼喜欢吃什么呢?

 

 

 

人类每天都在考虑着自己今天午饭吃什么,晚饭吃什么;吃鱼的话要考虑吃什么鱼,是刺身,还是烤鱼;吃甜品的话,考虑的范围更甚。

 

 

 

但是鱼一样也是生命,它们每天的口味也一定有不一样。

 

 

 

只不过是因为湖里只有些不起眼的浮游生物,要么就是那些看起来就苦苦的虫子,它们没得挑食罢了。

 

 

 

真可怜。

大野智盯着湖面出神。

 

 

“你们要不要吃甜品,”他看了看空空如也的鱼桶,“奶油蛋糕怎么样?”

 

“……”

 

“但是草莓归我…不行吗?”

 

 

湖面有一点波澜。起风了,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扫在岸边,晃眼,还吹乱了额边的碎发。但是这都没阻止大野智一眼看到一抹胖胖的灰色。

 

 

 

大野智想起以前听到过的,你要钓到什么样的鱼,就要用什么样的诱饵。

 

 

 

他来了精神。没发声,稳了稳重心,保持脚不移动,以防惊到它,略微挺直了脊背。

 

 

他要和他的老朋友会面了。好久不见,他可是见证了这个小家伙从瘦瘦小小吃到灰灰胖胖。

 

 

可惜,半晌,也没有个所以然。

 

 

“老灰鱼,你再也不是我最可爱的小宝贝了。”大野智向后挪了挪小凳子,转身从包里翻出了自己的草莓奶油蛋糕,一边拆包装一边小声自言自语,“我今天才知道你爱吃草莓,你还和我争。”

 

 

 

大野智攥起蛋糕顶端的那颗草莓,在阳光下转了一圈。还有一点点湿润,草莓的边缘熠熠发光。他毫不犹豫地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说好了,草莓归我。”嚼了嚼,伸舌舔掉了嘴角的汁水,淡淡的好看的红色汁水。

 

 

 

他从塑料方盒里拿出整块的奶油蛋糕,略带贪婪的闻了闻,规划着抛物线的动作,打算干脆利落地扔下水。

 

 

“那剩下的……”

 

 

“等一下!”一个白白净净的男子从草丛边匆匆忙忙地跑出,“这个…您不要吃了吗?”

 

 

 

 

大野智认识他,在这片森林里有过几面之缘,但是这是第一次对话。

 

 

还有,大野智觉着这个男生用的敬语是对蛋糕说的。那双圆溜溜的眼睛一直没放开过他的手。

 

 

 

“这个,我要吃的。”

 

 

“那你为什么要把它扔了?”男生责怪道,捉住了他规划抛物的手臂,“多可惜!”

 

 

 

已经很久没有人这样握住他的手臂了,比自己高一点的体温让大野有点不自在。

 

 

 

“因为鱼也要吃。”大野智侧身挣开了他的手。拿着的蛋糕不知道是放回去,还是塞嘴里,姑且就这么拿着了,“我和灰鱼说好的”。

 

 

 

“那……你能不能和它求个情?”男子挠了挠头有些尴尬,“就是…我有点饿……”

 

 

 

大野智看了看他的大眼睛,怪可怜巴巴的,有一点心软,伸出了手。

 

 

 

小男生欢欢喜喜地要去够。

 

 

 

大野智一个转身把蛋糕抛下了水,回头对上他怅然若失的眼神,撇了撇嘴。

 

 

 

 

“不行,我手脏。”

 

 

 

 

 

 

——————————————————————————

 

大野智收拾着鱼桶,今儿个没啥收获,从刚才到现在也就钓上一两条小黑鱼,估计还不够塞牙缝的。

 

倒是钓上个怪人,一直安安静静地坐在身后的草丛边看书。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大野智一边收拾,一边礼貌性地问对方。

 

 

“嗯?啊?结束了?”男子有一些恍恍惚惚的,好像刚刚从海底被抽出来见太阳。

 

 

“我说,你叫什么名字?”转眼间收拾好了行李,坐着太久了,大野智活动着自己的脖子。

 

 

“樱井…樱井翔。”樱井翔跟上他的脚步出森林,好奇地探望着他的鱼桶,可惜被盖住了,一点也看不出。

 

“你一直在森林里一个人做什么?”见樱井翔没接话,大野智又补了一句,“啊……也有可能不是一个人。”

 

 

“我当然不是一个人!我…我是森林管理员!”樱井翔顺势说下去,“看到你要乱扔垃圾,我被派来制裁你!”

 

 

 

“那可真是非常地对不起了。”大野智停下了脚步,转身。樱井翔低着头,差点扑上去。

 

 

他放下鱼竿和随身包,提起鱼桶。这家伙矮是矮的,气势可重,对面的差点被吓住。

 

 

 

大野智绕过杵着的这个人,干脆利落地把仅有的两条鱼倒回了湖里。

 

 

“这样就扯平了,放生两条,保护生态,根正苗红大野智。”

 

 

樱井翔有点没反应过来。

 

 

“好了晚饭,没了。”大野智把鱼桶放在一个稍微隐蔽一点的草丛里,打算明天继续和灰鱼斗智斗勇。“这附近随便吃点啥吧。”

 

 

 

“你还愣着干什么,你不是说饿着吗?”

 

 

“还是说我们的小森林管理员在闲了一个下午以后要去上晚班?”

 

 

“吃饭不,我请你?”

 

 

 

樱井翔深深感受到自己在校学的所有知识完完全全跟不上他的思路。

 

 

 

 

 

 

 

 

 

明明是自己找上门的,却被请吃饭。樱井翔有点儿愧疚。

 

 

但是自己的嘴巴是没有愧疚感的。

 

 

 

樱井翔收起了第七个盘子,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大野老师是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貝的?”

 

 

 

“猜的。”大野智的眼睛一直盯着对方鼓鼓囊囊的脸颊。好可爱。

 

 

 

“那你猜我还喜欢吃什么?”

 

 

 

“甜品。”

 

 

 

“呜哇大野老师是我上辈子的情人吗!怎么一猜一个准!”

 

 

 

“因为我喜欢。”

 

 

 

樱井翔一口貝差点没呛住,赶紧灌了口啤酒,“你说什么?”

 

 

“因为我也喜欢吃。甜品。”

 

 

一阵短暂的沉默。

 

 

 

“大野先生……介不介意钓鱼的时候有人在旁边?”樱井翔小心翼翼地试探。

 

 

 

“怎么?森林管理员也要学钓鱼?”

 

 

“不是……就是…我们森林管理员要有一个和外国友人的交流会……你知道的,要用英文演讲……”樱井翔偷偷看着大野智的眼睛,“你懂英文吗?”

 

 

“完全不懂。”

 

 

 

“那太棒了!”

 

 

大野智怒视。

 

 

“啊不是,就是我缺一个听众,”樱井翔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紧转移话题,“你愿意……”

 

 

大野智擦了擦嘴,站起身。

 

 

“我明天还在那个地方蹲我的老朋友,我不介意多一个。”

 

 

樱井翔眼睛闪了闪,笑了起来。

 

 

 

 

 

 

 

 

 

 

 

 

 

夏天的时候,大野智的收获颇丰。

 

每钓上一条,还没回头就能听到樱井翔的呼声,然后屁颠屁颠拿着尺来量长度,计算着有没有破纪录。、

 

在没有动静的时候,大野智会偷瞄在后面拿着笔,皱着眉头圈圈画画的人。

 

 

今天剃鬓角了,真好看。

 

 

中午,大野智一边扒拉着自己的简易午餐,一边听樱井翔对着自己练习演讲。

 

这个人,怎么连白白亮亮的上排牙都这么好看。

 

 

 

 

 

 

 “如果我和蛋糕掉到湖里去了,你先救谁?”大野智一边换鱼饵,一边随意地扯话题。

 

 

“那要看是什么蛋糕了。”樱井翔漫不经心。

 

 

大野智脑瓜里开始疯狂搜索他见过的最贵最好吃的蛋糕。

 

 

 

 

“那,如果我和鱼掉到水里去了,你先救谁?”樱井翔想了想,反问。

 

大野智放下鱼竿,紧紧盯着樱井翔的眼睛,一点点凑近他。

 

“你。”

 

樱井翔被一直盯着,耳廓有一点红,避开了视线,喏喏道,“为…为什么?”

 

 

大野智“fufu”地笑了笑,回了一句“你说呢”,便不再说话。

 

 

 

樱井翔暗自想了想,又仿佛刚刚智商上线,顿时红了脸。

 

 

 

 

 

 

 

 

 

 

 

 

 

 

夏天的时候,樱井翔经常到湖边练习英语演讲。秋天的时候,他就要去美国了。

 

他好像很不擅长在很多人面前发言。

 

他妈妈告诉他,大概是在另一个平行世界里,他面对的人太多了,多到把这个世界的也抢过去了。

 

 

 

在湖的对岸练习演讲的他,和大野智有几面之缘。

 

余光看着他,自己往往并不那么紧张了,很多观点都能自在地表达出来。远远看见他钓着钓着快睡着了,渔夫帽差点被吹走,樱井翔有时还会被逗笑。

 

 

 

这个人的安定感仿佛有一种魔力,樱井翔想。如果自己的听众都是一个个小渔夫该多好。

 

 

他想了解他。

 

 

 

可越了解他,就越控制不住地喜欢他

 

 

 

秋天的时候,他就要去美国了。

 

 

 

 

 

 

 

 

 

 

 

夏天就要结束了。

 

“……我明天就要去做英语演讲了。”樱井翔看着大野智整理着钓具,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口。“我可能有一段时间见不到你了。”

 

 

 

大野智收拾的手一顿,抬起头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几秒,继续整理。

 

“这段时间可能有点长……啊可能我要调走去国外的森林做管理员……你有机会可以来国外钓鱼呀,可以,可以见到更多品种的鱼!”樱井翔努力想要提起大野智的兴趣。

 

 

“什么时候走。”大野智头也没抬。

 

 

樱井翔一愣。

 

 

“大概明天中午……”

 

 

 

“今天好好回去睡一觉。”大野智拍了拍他的背。“然后精精神神地做你那什么森林管理员的演讲。”

 

 

 

“有空回来,我请你吃甜品。

 

 

 

 

樱井翔鼻子有点酸,他不喜欢道别,把书往包里一塞,他回头往森林里跑。

 

 

 

大野智叫住了他。

 

 

“翔君,”樱井翔看到大野智好像在笑,“你乱扔垃圾。”

 

“?”

 

 

“你把我扔下了。”

 

 

 

 

樱井翔张了张口,什么话也没说出来。

 

 

 

“我要怎么罚你呢……”大野智从包里翻了翻,拿出森林管理员的证件“那这片森林以后就归我管咯。”

 

 

 

樱井翔突然明白,为什么大野智总是这么闲地跑森林了。

 

 

 

 

 

 

 

 

 

秋天的时候,大野智又开始一个人钓鱼了。

 

 

 

天气要比夏天的时候更凉快,好多种鱼也都养肥了。

 

 

现在有鱼在试探。

 

 

估计快上勾了。

 

 

大野智也没太上心,一点点引导着,鱼线突然绷直,他向后侧身,拽了好几下,最后用力一提。

 

 

是老朋友。

 

是熟悉的灰色。

 

 

 

 

 

“!我钓到它了!快看老家伙……”大野智兴奋地回头,高高地提着灰鱼,眼睛里有点亮亮的。

 

 

 

 

可草丛边本该有的欢呼声和傻乎乎的鼓掌,都不再有了。

 

 

 

 

大野智举在空中的手一僵。

 

 

 

 

他笑了笑,默默地从包里拿出尺,自己量了量尺寸,然后把灰鱼扔到了鱼桶里。

 

 

 

溅出的水洒到脸上,和汗水夹杂在一起,大野智抹了一下下巴。

 

 

 

 

 

啊。

 

 

 

好想喝酒啊。

 

 

 











————————————————————————


谢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