鸭屁屁是世界的瑰宝!!
↑山girl

OS>SO

假的画手+傻的写手

立志每月增加os的tag

很高兴认识你

【OS】花火

这是一个大野智已经不存在了的故事~

ooc可能

————————————————————————

「——————————嘭!」


「啊!是烟花!」

「呜哇…花火大会已经开始了吗!」

「快点!我们去河岸那边!」




「——————————————啪!」

路人们闻声纷纷抬头望向天空,放慢了逛集会的脚步,啧啧称赞着傍晚的花火美景。

樱井抬头,晚霞还没有完全褪去,第一道烟花的余尘留下一抹淡淡的灰色。

「真漂亮啊——」他低声喃喃着。


大野嘬了一口快融化的冰激凌,把和服的袖子挽了上去,露出精瘦的手臂,隐隐约约能从袖口看到手臂内侧明显的黑白分界线。樱井忍不住瞥了一眼。

「我说,你每年夏天都这个色号吗。」

「ふふふ~」大野笑着用手臂蹭了蹭鼻尖粘上的冰激凌,「这样你就会知道了~啊~这是夏天的大野智~」

「……难道你是靠色号来分辨季节的吗……冬天衣服穿那么多,我可看不见。」


集会的队伍还在慢慢向前挪动。第二道烟花很快升空。

「——————————————啪!」

「啪唧!」

巨大的烟花声掩盖住了冰激凌落地的声音。他转头看向身后,小小的猫背男孩停下了脚步,八字眉挤在了一块,圆圆的脸蛋上写满了委屈。

冰激凌化的很快,在地上留下不深不浅的痕迹。

樱井快步走过去,在大野委委屈屈撅着嘴看着自己开口前就一把握住他的手臂。

「快走吧,不然就赶不上集会了。」

「还不是因为你走这么急……冰激凌……」大野盯着手上的残留品欲哭无泪。

「我知道……冰激凌我会给你再买的!」

大野抬起头,眼睛里晶亮晶亮的。

「我……也可以许愿吗!」

「嗯……算是吧……」樱井翔有些不自在,避开了他kirakira的目线,假装到处看风景。

「那……我要有三个大草莓的那种冰激凌。」他并步跟上樱井翔,继续道,「以前总是你向我许愿,现在终于轮到我了。」


「你吃那么多甜品,也不怕蛀牙。」樱井翔扶额,打算避开这个话题,张望着周围有没有冰激凌店。


「我第一次来逛庙会的时候,就是你撞掉了我的苹果糖来着……!」大野智装模作样地模仿起来,「一边低着头,一边说着“非常对不起”,这样一本正经地道歉的翔酱,真是可爱啊………你看看你现在!」

「你还记着啊……我那时候不是都陪着你去买了一个新的了嘛……」樱井翔故意别过头没看他,「这年纪还会吃苹果糖的人,也就只有你了吧。」

「怎么会!」大野智撅了撅嘴,「还有爱拔酱呢!」


樱井翔想起爱拔酱啃糖一口接一口的样子,不禁轻笑。

大野智盯着他的笑颜看了好一会,摸了摸嘴唇,继续问道。

「嗯……爱拔酱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最近带的宠物越来越多了,感觉他退休以后可以去开动物园了,哈哈。」


「那……润呢?」

「还是老样子,最近好像规划着要再买一辆车来着……」


「嘛嘛,这也难怪。nino呢,最近还是沉迷转珠子吗?」

「他呀……最近开始在乐屋传销jump了……虽然我是对那个没什么兴趣,他好像把一个剧组的凉真说的一套一套的。」


「那家伙……」大野好像是想起了nino传销时,自己一个人反而聚精会神看起来的神态,咯咯咯地笑起来。

樱井翔没有接着说话。今年大野也没有问自己的近况。

如果他问了,他一定会说,自己想他,非常想他,日日夜夜都想念着他的味道,他已经快要疯了。

他没有问。



大野就像故意把这段cut了一样,继续随意地拽着樱井东奔西跑逛集会,途中樱井一度担心自己的浴衣会被他拉掉,全怪自己那归于某「英勇事迹」。

还有,他明明不是这样子的人。如果是他的话,一定喜欢在人群中慢慢悠悠东摇西摆地走着,偶尔对小摊上稀奇古怪的面具啊摆饰什么的感兴趣。而不像现在,为了一个迷彩帽子的奖品,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嘟囔着要去射什么……………气球。


射气球的方式还是老套的吹管子。这不禁让樱井想起了某个不可描述的番组。


「快去吹啦,我知道翔酱吹这个很上手的!」

「……」

「……」

「这位穿白色浴衣的先生~你只吹中了一个气球,是没有奖品的哦,请问需要再购买箭头吗?」

樱井只能看着隔壁那个总是见学吹箭的小个子啵啵啵地一个接一个刺破三四五个球,赢来一阵阵称赞,站在他附近的自己有点尴尬,转身从人群里挤出来。


「翔君~你看~帽子~」不一会,大野就拖着鞋子哒哒哒地向自己跑过来。

「给!」

「兄さん也真是……明知道我不擅长吹这个,吹的我嘴都有点……肿……?」

樱井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自己被帽子盖住了眼睛,
措手不及地想要用手拿开,却感觉到手臂被强行按住,奶香味的气息扑在脸颊上,随即而来是嘴唇上湿热的触感,对方甚至轻咬了自己的下嘴唇。

是甜的,甚至还有残留的甜食的味道。樱井在结束了这个吻的时候这么想着,抿了抿嘴唇,耳根子有点红。


「……」

「按照剧本的套路,兄さん应该等花火大会的高潮吵吵闹闹的时候再开始吧……」

「……我等不及了嘛~翔君的嘴唇看起来很好吃的,再不吃就没机会了!」

樱井翔无奈地叹了口气,摘下这顶动机不纯的帽子,把它小心翼翼地收好。又看向那个笑的贼贼的小猫背,「接下来去哪里?」

「去翔酱擅长的摊子玩吧!」



号称是他擅长的,实际上大野挑着樱井翔不擅长的游戏一个接着一个地玩,每次都趁他气喘吁吁的失败之后吃一口豆腐,然后看着他面红耳赤的样子暗自高兴。

今年樱井翔的屁股依然这么翘。大野智这么想着。



最后的定番,大野还是私心去捞了一次金鱼。

「兄さん……还是这么喜欢鱼啊……」

「又不是海钓,凑合凑合过过瘾罢了。」大野智拎着塑料袋慢悠悠地往河岸走着,像极了一个养生的三岁老头儿。



花火大会已经走向了尾声,河岸边的游客纷纷收拾收拾打算离开,集会上的人也稀稀拉拉地变少了,

大野智最后一口棉花糖塞进嘴里,没有回头,一边走一边幽幽地问着。

「樱井翔,你今年要许什么愿望呢?」

「今年也一样……我希望明年大野也能陪我看花火大会。」


「ふふふ~每年都是这个呀~」大野智停下脚步,站在河岸边,微微地笑着看着樱井的眼睛。反射着河上的波光,樱井的眼睛亮晶晶的,格外好看。


「那……你明年还会出现吗。」
樱井目光沉沉地看着大野智,喃喃道。


「你说好要请我吃冰激凌的。我记着呢」
大野依旧盯着他的眼睛,「ふふ」地轻笑。



最后一道烟花快要升空了。

岸边的几个游客倒数着最后的烟花,有人期待地准备摄影,有人吵吵嚷嚷地打算来一张欢喜的合照。



樱井终于开始一点点地慌了,他紧紧抓着大野的手臂,好像要说什么,却又没能说出口。嘴唇有些颤抖,平时一贯伶牙俐齿的他,现在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只不过是不想大野离开。



这一年的时间太漫长了,他甚至不知道明年还能不能再次与他相遇。

他还剩多少时间。

他还有三十秒。



樱井翔还来不及考虑最后二十几秒应该干什么,就感觉到大野智轻轻揽住了自己。他感觉若有若无的温暖,和若有若无的奶香味。和之前的恶作剧不一样,大野揽得很紧,让樱井有一种错觉,觉得他不会再放开了。他僵硬地伸手回应了这个拥抱,努力想记住这种感觉,把它永远永远地刻在脑子里。


「今年的花火大会,我也很开心哦~」

「一直以来都谢谢你。」



还有十秒。

大野松开樱井的怀抱。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从怀里掏出一根樱色的木棒。


「这是今年的线香花火,许个愿吧,樱井翔先生。」



五秒。线香花火被点燃了。

樱井翔张了张口,又抬头看了一眼站在对面微微地看着他笑的大野智。




「我希望你尽可能地在我身边。」



两秒。

一秒。


「我就在这里。」


最后的烟花升空了。


周围吵嚷而又寂静。


樱井翔把线香花火插到水里,亮光一点点熄灭,再一抬头,就只剩他一个人了。


你是骗子,你总是抛下我一个人。

可我那么喜欢你。







夏天结束了。

回家吧。










——————————————————————————————

这是一个是大野智已经不存在的故事。

樱井每年都会在7.25许愿大野可以陪自己逛集会,限定时间到花火大会最后一个烟花升空。(辛德瑞拉??

也就是大野智是因为樱井翔的愿望而出现的。

今年樱井改变了自己的愿望。

的故事。

我在写什么(



今天也感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2)
热度(22)